当前位置:首页 > 在线服务 > 列表



健身房成“添堵房” 办卡容易退钱

时间:2018-01-12 12:52:22来源:网络 作者: 诚信在线官网
近年来室内健身行业蓬勃发展,无论是高端健身会所,还是连锁品牌门店,抑或是私人健身工作室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新华社记者毛思倩摄  近年来室内健身行业蓬勃发展,无论是高端健身会所,还是连锁品牌门店,抑或是私人健身工作室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新华社记者毛思倩摄

  

  2017年底,上海白领王晓元(化名)被健身房“添堵”了。他在一家健身会所办了三年会员卡,才用了两年,该健身会所却“人去楼空”,会员无法办理退款手续。

  “本来想健健身,有个好身体和好心情,这下好了,岁末年初身体也健不成了,心里还很添堵。”王晓元对记者说。

  跟他有一样遭遇的还有数百名健身爱好者,他们自发组建了微信维权群,希望能找到维权方法和途径,在农历新年前要回部分损失金额。

  老板“跑路”无人“接盘”

  在上海拥有40多家门店的奥森健身在2017年12月上旬接连关闭了20多家门店,办卡会员大都无法办理退款手续

  随着人们对自身健康的高度关注,近年来室内健身行业蓬勃发展。无论是高端健身会所,还是连锁品牌门店,抑或私人健身工作室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上海的各类健身会所、健身俱乐部已达4000余家。其中,知名品牌的连锁健身机构约占五成,“小而杂”的健身机构占据另外半壁江山。

  大潮涌起,鱼龙混杂。近段时间,健身会所老板卷款跑路,健身馆私教训练不当等情况不时出现,让不少热爱健身的消费者或损失钱财或伤了身体,更让许多正想要办卡健身的市民们对健身会所“避而远之”。

  “我是2015年12月在唤潮健身会所长宁店购买了三年卡,一共6000元人民币。当时之所以选择买三年卡,一是推销人员给出的所谓折扣优惠,二是觉得他们在上海有几十家门店,应该不会轻易倒闭。没想到,老板卷款跑路的事情也被我遇上了。”王晓元说,长宁这家健身门店两年内就更换了经营者,从“唤潮”改名为“奥森”。

  如今,改名为奥森健身的门店同样因为老板过度扩张,资金链断裂而拖欠了房租、水电等,老板索性在2017年12月初闭门关店,留下200多位办卡会员,因为退款维权的事情焦头烂额。有一些并不经常到店健身的办卡会员,连这个消息都不知道。

招牌上,“奥森”字样已被摘除。(来源:网络)招牌上,“奥森”字样已被摘除。(来源:网络)

  就这样,在上海拥有40多家门店的奥森健身在2017年12月上旬的几天内接连关闭了20多家门店,办卡会员大都无法办理退款手续……

  奥森会员朱先生还有10多节私教课没有上完,他按照业已闭门的会所门前的“通知”前往辖区市场监督管理所登记信息时,工作人员直言不讳:市场监督部门只能帮忙调解,但前提是门店负责人找得到。

  实际上,奥森很多店关闭后,负责人也随即失联。如果负责人始终联系不上,会员们只能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。但走法律途径时间长、成本高,让很多会员感觉维权“希望渺茫”。

  一些会员表示,希望场地租赁方以及当地街道、工商等政府部门通过协商,协调一家第三方健身机构来“接盘”,毕竟大家的健身需求还是客观存在的,但这一方法同样“希望渺茫”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街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要找第三方健身机构来“接盘”,就意味着要承担起这些会员们尚未消费结束的会籍、私教课等。“这等于让新来的健身机构还没开门营业,就先背上一笔不小的债务,谁会愿意这么‘接盘’呢?”

  一方面是健身市场的火热;另一方面,由于市场竞争激烈,发展模式单一,超过一半的国内健身俱乐部快速扩张、成本过大,存在亏损问题,频繁出现关门跑路现象引发的年卡用户维权纠纷,给健身行业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。

  不靠谱的“卖卡办点”模式

  一家健身会所三四十天的销售额可达200万元到300万元,老板以四五十万元作为首家店的运营费用,剩下的钱用于投资别的店

  “奥森”之前已有类似案例:2017年11月初,上海市南京西路一家健身俱乐部突发关门,数百名会员的上百万元会费被卷走,消费者陷入维权困境。

  “一些开在商住两用楼里的所谓‘健身工作室’,有些其实连公司都不曾注册,一旦发生纠纷,消费者连老板都找不到。”某健身连锁企业负责人张安文(化名)说,“相比处于灰色地带的健身工作室,一些‘卖卡办店’的小规模健身机构同样存在消费风险。”

  张安文介绍说,“卖卡办店”几乎是健身房行业内的常见“套路”。“许多健身门店,一开始只需要六七十万元的启动资金,将场地租赁下来,门面稍作装修,购买或租一些健身器材,再招几名前台、销售和教练,就可以开门营业并卖卡了。”

  按照目前的“行情”,健身门店的健身卡都是3至5年为期,时间越长折扣越优惠。“很多销售人员只有很低的基本工资,收入基本靠卖卡提成,因此他们会将会所的资质和优惠条件吹得天花乱坠,只为多卖卡,多卖五年卡。”

  据了解,一般一家健身会所三四十天就可以卖到200万元到300万元不等的销售额,老板留下四五十万元作为第一家开张门店的运营费用,剩下的一两百万就可以继续投资别的门店,如此往复,疯狂扩张。

  “但是一旦资金链断裂,或者销售款被老板挪作他用,就可能导致风险的出现。而只要旗下一家门店出现资金问题,无论是饮鸩止渴式的‘畸形卖卡’还是索性关门歇业,都会让整个连锁门店出现多米诺骨牌式的崩坏。”张安文说。

  “市场上那些‘空手套白狼’式发展的健身会所,因为新会员加盟、资金链或者其他一些问题,普遍活不过两年,这是个成败的拐点。一旦抗不过这个拐点,老板就会谋划着出手转让,或者干脆关门开溜。”王晓元办的三年期卡,正是在2年的时间“拐点”上出了问题。

5到7天速成的“私人教练”5到7天速成的“私人教练”

  顶着各项健身比赛冠军头衔的私人教练,从业门槛其实很低。不少培训机构,担保只要交钱就能拿到私教资格证书

  这些顶着各项健身、健美比赛冠军头衔的私人教练,从业门槛相当低。一些培训机构搞得“速成班”,往往5至7天的培训就能“产出”拿到相关资格证书的私人教练;更有甚者,还打出了“包过”的招揽广告。

  如今,上海的各大健身房基本都有私人教练服务,私教课的收费从每小时300元至800元不等。然而,这些收费不菲的私人教练,相当一部分并不靠谱。

  除了健身会所老板卷款跑路的风险,质量参差不齐的私人教练同样是健身房里的风险点。
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https://s22.cnzz.com/z_stat.php?id=1264567908&web_id=1264567908